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邵东 > 历史文化 > 邵东文化 > 文艺评论

比蓝墨水更加深沉的忧伤

发布时间:2014-11-04 09:18 信息来源:中国邵东网 责任编辑:王苍芳

      邓星照的诗集《星语心弦》我读了好几遍,却迟迟无法下笔为这本书写点什么。原因有两个,一是这本诗集收录了作者各个时期的佳作,内容丰富,表现手法多种多样,风格更是前后大异,我读后的感觉也是纷纭复杂,很难“一言以蔽之”。二是跟他是多年的朋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解得不能再了解,这就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担心不能客观冷静地进行解读。又读了几遍,终于有些感觉,试述之。

  家国之思。中国的文人,自屈原始,便有一种以天下为己任的家国情怀,也有了一份大气和厚重。邓星照和传统的中国文人一样,位卑未敢忘忧国。这种情怀在《美国白蛾》里表现得至为明显。这首诗平铺直叙,讲述了一条美国白蛾入侵中国的新闻,“这只可爱的白色精灵/竟然是/世界性的检疫/害虫/1995年在天津市塘沽区/啃光了/28万亩树林/如今已挺进我们的心脏/北京/专家提醒/如果不有效遏制/每年损失将达100亿以上”在诗的结尾,诗人将目光拉回身边:“这是2007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我看完这篇报道/窗前一排卫兵似的松树/安然无恙地绿着/精神抖擞”一个“安然无恙、精神抖擞”,将诗人隐隐的担忧表达得淋漓尽致。

  《土》“不要惊动还在地里劳作的农民/面朝黄土 背负青天/沉默的脸孔像土一样朴实/弯腰的姿势像土一样坚韧 在昼之后 在火之后/在激动的秋天和疯狂的舞蹈之后/我在黑夜里点亮生命的灯笼/照着父亲回家/照着母亲回家” 在这首诗里,家国、乡土、亲人,紧密地靠在一起,像互相取暖的流浪兄弟。这样的诗虽然不多,却为这本书增添了不少的份量,使诗人从一个小小的自我的宇宙中跳脱出来,将那一脉传统文人忧国忧民的情怀,绵延传承了下来。

  中国的传统文人,对理想人格的过于追求和看重,或多或少地带有些道德洁癖,少了一份圆滑融通,这使得他们不但不能飞黄腾达平步青云,反而处处碰壁,从而成就了屈原的忧忿和杜甫的沉郁。在《蓝墨水是我的蓝血》这首诗中,我也能读到这份沉重和忧伤。“蓝墨水就是我的蓝血/黑墨水就是我的黑血/我的红墨水/打了太多的勾勾叉叉/早在十年前就用光/就只有这些了/喜欢就拿去吧/还得了我的债吗/恕得了我的罪吗/我没有剩下哪怕一滴/红血”这首诗既指出他以前的身份——教师,又是一个沉重的隐喻,红蓝黑暗指人生的某种态度,红已经没有剩下一滴了,只有蓝和黑。联想到中国历史上那些才华横溢却一生多舛大文人,屈子沉江,东坡流放,子美潦倒,陶潜归隐,文长发疯,还有一大批不那么有名却同样有着铮铮风骨的文人湮灭在时光长河中,如此一来,我们对作者的感叹才能深深理解,让我们不得不“长太息以掩涕兮”。对中国传统文人性格继承得最彻底的台湾诗人余光中说,蓝墨水的上游是汩罗江。表达的是同一份家国情怀。

  情感之觞。爱情当然是诗人永恒的主题。多少诗人因情而生。《星语心弦》的第四辑,收录了作者10首爱情诗。《我的名字碰见你的名字》,那种细微的深入骨髓的疼痛,表现得如此精妙动人,“我的名字/你的名字/相距只0.2厘米/走完这距离/需要花掉我的/一生”诗中的女子何其幸哉,有一位诗人守望一生。这首诗中,爱情升华到理性和精神的高度,这样的爱情,往往不见容于世俗,因此,即使一生,也未必能走完。《杜鹃物语》“那是公元1999年/她还没有结婚/我也没有/但我和她 还不/认识”我读到这两首诗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掩卷,闭目,长久地体会其中的精妙处。真的是“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人不同于动物者,在于有羞耻感,在于能自制,以至高的道德率约束自己的情感。在这两首诗中,作者很好地控制了自己表达的欲望(如同他在生活中把持恰到好处一样),点到为止,留下很大的空间让人思考。

  意象派诗人庞德说过一句话:“一个意象是在一刹那时间里呈现理智和情感的复合物的东西。正是这样一个‘复合物’的呈现同时给予一种突然释放的感觉:那种从时间局限和空间局限中摆脱出来的自由感觉,那种当我们在阅读伟大的艺术作品时经历到的突然成长的感觉。”

  生活之痛。生活和诗歌,有时候是一对悖论。不能处理好,两者互相乖离,令人不齿;处理得好,则有一种强大的张力,使诗歌更加饱满多汁,也使生活愈加充满诗意。邓星照的诗,有一种直达生活之精神内核的力量,不屑于描述肤浅的伤感和风花雪月。《防盗门》“给我装防盗门的师傅/是一个中年汉子/脸色蜡黄/姓刘/来自一个叫牛马司的乡下 装一扇防盗门/30元/如果在原来的木门上安装/价格就贵一倍/60元/因为锯 戳 刨/和装门的功夫差不多 已经11:50了/几个朋友在宾馆包厢/等我 喝酒/下楼梯的时候/我和刘师傅叫的快餐/擦肩而过 ……一瓶水井坊的价格/是680元/两瓶就是1360元 醉意朦胧中/从刘师傅手中接过防盗门/钥匙/我感觉好沉/好沉”

  《我想成为这样的人》“我想成为这样的人/卑微得没有/哪怕一丁点儿脾气/卑贱得只剩下/一身软骨和谄媚/不要提尊严和骨气/今夜 它们会使我的笔窒息 权贵的手/掌管形形色色的/钥匙和门/多么傲慢多么高贵/我宁愿伏在地上/久久地 亲吻/他们的脚丫/和鞋底的灰尘/为了现实生活中/所有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问题/为了那意想不到的/一两杯/残羹”在这首诗中,生活之痛,尤如锐利的剑,刺破虚伪和假像,直达生活真实的内核。这样的诗,读来并不令人愉悦,但生活本身就是这样,我只能佩服作者的勇气和坦诚。表现“诚实的意识”,是现代文学当然也是现代诗歌的基本精神,邓星照做到了,虽然,有时候这份诚实并不能取悦读者。

  在《一笔稿费的开支》这首诗里,作者将一笔13块钱的稿费开支列得清清楚楚,读来令人心生感慨,不过诗人将这十几块钱安排得井井有条,甚至照顾到了逝去的亲人,可见和一般的迂腐文人不同,诗人是很会生活的。《赤脚》、《六一节文艺汇演》描述了生活中的点滴小事,人性之美、人伦之乐跃然纸上。

[编辑:中国邵东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邵东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邵东市行政审批服务局

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4000179号   湘公网安备 43052102000153号

网站标识码:4305210003   主编信箱:lbg6333@163.com   联系电话:0739-2666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