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缘

文章来源:灵官殿作者:刘冬花 发布时间:2018-01-31 11:36 点击数:
 
  对雪一直情有独钟,浅白的文字诉不尽心中的情思,又见雪来偶记之以慰心灵――题记
  冬天出生的我,小时候又特爱花,入学报名时自做主张改成了“冬花”。我喜欢雪花的冰莹剔透,偏爱梅花的凌寒怒放。无论季节怎样轮回,世事如何变迁,那份温情永存心间。
  童年时的冬天特别寒冷,常有漫天群舞的鹅毛大雪如约而至。在那个连电视都没有的年代,雪就成了孩子们天赐的“玩具”,清晨醒来从茅檐上摘下尺把长的“冰棒”,放入口中,清凉透骨,嘎嘣脆响,奏响了“欢乐颂”的序曲。晒谷坪上才是主场,穿着黄色解放鞋或黑色雨靴的娃娃兵开始了大操练,性野的小子们早已分成两队,雪球大战正酣,文静的姑娘们在边角上正齐心协力铲雪塑人:用黑“火屎”描其眉,玻璃珠作其眼,红萝卜当嘴唇,旧花布作围巾……在心灵手巧的“美客师”的装扮下,可爱的“雪娃娃” 闪亮登场啦。偶尔有几个“乱弹”飞过来,引起“娘子军”中一阵尖叫,她们也毫不示弱地进行回击,混战正式开场,笑闹声、尖叫声、 哭喊声……“交响乐”奏到最高潮。随着陆续传来大人们的召唤令“X奶几、X妹几,回来呷饭哩”,“雪战” 才得以停歇,大家顾不上冻得痛红的手爪,被浸湿的鞋子,作鸟兽散了,晒谷坪中的“雪娃”伫立守望着又一个丰收年。
  中年的一个寒夜,永生铭记,那个在大雪天带着我来到人间的天使走了,她走时也是寒风凛冽,虽然没有漫天飞雪,独留床前恸哭的我整个世界都在下雪。在本是万家团聚的日子,我却没有了您。人生虽无归途,幸庆尚有来处,至亲的父母已离我而去,至爱的侣伴和儿子仍陪伴左右。
  因了这份情缘,俗名凡人的自己,在人生的风雨沉浮、迎来送往中,少了许多怨天尤人,添了几份淡定从容。
  昨夜又下起了雪,故乡的老房子已塌了,成了菜地,雪下藏着的红萝卜、大白菜、青窝笋、茼蒿苗、葱蒜……仍是儿时的味道,清淡纯正,掌勺的人却永远缺席了,父母坟前的雪更厚实更苍白了。(灵官殿镇茶子山中学刘冬花)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责任编辑:kuangs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