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拾贝26 陈岩石是一面镜子

文章来源:杨桥镇作者:刘义勋 发布时间:2017-05-11 00:00 点击数:
  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制作、湖南卫视独家播出的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4月28日全部播出后,引起了观众的强烈反响,相关评论滚滚如潮,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人们对剧中人物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在我看来,主角侯亮平、沙瑞金、赵东海等人智勇双全,固然可敬,但最值得钦佩的,还是老党员陈岩石。战争年代,他不怕牺牲,冲锋在前;和平年代,他不谋私利,奉献到底,保持了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初心和气节。他像一面镜子,映照出丁义诊、赵瑞龙、蔡成功、孙连城、 刘新建、陈清泉、 欧阳菁、祁同伟、高育良等人的虚伪、渺小、丑陋、贪婪和残暴。
  陈岩石参加1945年抗日战争时只有15岁,为争取背炸药包的“特权”,虚报两岁,火线入党。因为只有共产党员才有资格执行最危险的任务:扛炸药包去炸日本鬼子的碉堡。在炸碉堡时,陈岩石和他的战友们前仆后继,胜利完成了任务,但陈岩石身负重伤,差一点光荣牺牲。在那个年代,每到困难时刻,每到关键时刻,每到危险时刻,人们听到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共产党员站出来!共青团员站出来!”共产党人意味着吃苦在前、冲锋在前、牺牲在前。这就是战争年代共产党员的担当,也是唯一的“特权”。这在今天那些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利己主义者看来,这是无法想象的事情。连趋利避害都不会,简直不可理解。
  这个故事情节是编剧虚构的,是艺术化处理的结果。说实话,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中有不少情节经不起推敲,存在人为编造的痕迹。但我对于陈岩石虚报两岁争取背炸药包资格这样一个情节的真实性是毫不怀疑的。在那个年代,在仁人志士眼中,道义高于利益,民族利益高于家族利益,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是非常自然的。这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千千万万,不足为奇。我们不能以今人之心度前人之腹。
  家父出生于1930年农历11月24日,今年87岁。推算起来与陈岩石刚好同年。与陈岩石相比,他不仅不是党员,还是一名标准的文盲(未上过一天学),更谈不上共产主义觉悟。朝鲜战争爆发后,刚刚成年的他瞒着家人,偷偷报名参军。等家人知道时,他已随部队到达衡阳。在广州经过短暂强化训练后,经丹东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战场。在三八线上,与武装到牙齿的美国王牌军展开殊死拼搏,直至最后胜利。战争的激烈、残酷程度远超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许多人就长眠在异国他乡,再也没有回来。当年像我父亲这样冒着敌人的枪炮声报名参军的热血青年何止一个,而是千千万万。用今天时髦的话来说,他们都是毛主席的铁杆粉丝。当毛主席发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时,他们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地奔向战争前线,根本没有想到能够活着回来。
  陈岩石的另一惊人之举是死后将遗体捐献给汉东大学医学院。在真正的共产党人面前,遗体都可以无偿捐献,哪里还有什么个人利益不能抛弃?与沽名钓誉的凡夫俗子对比,何等鲜明!
  我镇退休老教师曾树恒也是这样一位超凡脱俗者。曾老师是2005年退休的,退休后常住县城,身体多病,生活清贫。他退休金的标准偏低,却从不向单位叫苦,从不向组织伸手。他的生活信念是:富不忘本,穷不失志。他与夫人相约,并与医院签订了协议,死后遗体捐献给医院。“不给后人增添负担,不给单位增添麻烦。”多么可敬的老人!多么彻底的无产者!
  2005年元月我到杨桥镇中心学校工作时,曾老师已经接近退休,我与曾老师共事的时间不长。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之间交往的细节,已经变得模糊,但曾老师却记得那么清晰,回忆起来是那么温馨。今年四月的一天,曾老师专程到我的办公室,准备与我进行一次长时间的交谈,但我们的交流才开了个头,教育局领导来到杨桥镇检查工作,我们的交谈不得不中断。前不久,我到县城大田车站乘班车去杨桥镇上班,巧遇曾老师回老家探望生病亲戚。我十分高兴,为曾老师买好车票后,从县城一路畅谈到杨桥。从柴米油盐等生活小事到人生感悟、社会观察,我们谈得十分投机。曾老师七十多岁,但思维敏捷而有条理,理性而又执着。在曾老师的身上,我看到了陈岩石的影子,看到了老一辈教师的思想境界和可贵品质。
  愿曾老师健康长寿!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责任编辑:idoner